全球華僑華人促進中國和平統一大會 2006( 中國澳門 )

論 “ 兩岸維持現狀 ”

台灣中華黃埔同學會顧問 朱駿

 
 

 

  台灣自 1949 年以來迄今一直活在中共有形與無形的壓力之中,為了要反共,不得不採取 “ 三七五減租 ” 、 “ 耕者有其田 ” 、 ” 反共抗俄 ” 、 ” 保密防諜 ” 等措施,為了區別與共產黨的差異,連孫中山的均富與平均地權都在討好財團的目的下做了相當的調整,甚至在 1980 年代中期,台灣實力相對於中共達到高峰時,還因恐共而喊出“三不”政策。由於時移勢變,兩岸除政府方面的交流之外,互動越來越頻繁,關係越來越密切,恐怕長此以往,台灣的方方面面還是不得不籠罩在兩岸的關係之中,亦即籠罩在中共的影響之下,無論台灣人民喜歡或不喜歡,這是事實也是現實,無法因個人意志為轉移。

  在台灣內部,自從言論尺度開放,由黨外到民進黨的成立,以至於今日民進黨主政,對與大陸的關係看法始終不一致,始終存在三種選項: “ 獨立 ” 、統一與維持現狀。由於 “ 獨立 ” 一項因中共現實的強大與快速的進步越來越不可能,連素來支持台灣 “ 獨立 ” 的主政者都當著國際媒體之面承認: “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 李登輝在 2006 年開春之後的演講中也說過去想當台灣 “ 總統 ” ,但 “ 沒辦法 ” 。自今以往,大陸的進步速度比我們快,進步加乘的基礎比我們的大,亦即進步的絕對值比我們的大,而且一年比一年放大,在此情勢之下,我們如何能寄望未來能有一朝脫離其《反分裂國家法》的限制與對抗其武力統一的既定方針而安然獨立的機會?顯然這種 “ 獨立 ” 的期盼是不現實的,只是自我煽情式的意念滿足,是需要太多不可能的前提被滿足之下才有機會達成的假設情境,是一種不顧且遠離現實的心理投射,最終還是要面對鐵板一塊的冷酷事實。這些人之所以執此不悔,追此不返,除了 “ 獨立建國 ” 當家作主的想法之外,還在於他們心理意象之中殷殷寄望於美日兩國對其想法的具體支援,設想有朝一日, “ 建國 ” 的號角響起,美軍將義無反顧地隨此號角聲的節奏駛入台灣海峽,保護台灣對抗其戰略敵人中共。這種講法就如同當年國共鬥爭時共產黨的 “ 階級鬥爭 ” 理論,號召大眾為 “ 創造一個無階級之社會 ” 的理想奮起,進行社會革命,在當時,被號召者,絕大多數都陶醉在創造一個 “ 無階級的社會 ” 的 “ 遠景 ” 之中,結果數十年之後,才知道上當受騙,革了自己的命,結果階級更為森嚴更為封建。今日台灣社會中之 “ 獨立建國,當家作主 ” 何嘗不是少數野心份子為謀 “ 一己當家作主 ” 而利用 “ 遠景 ” 設下的短期陷阱?

  有一些聰明人不敢倡議 “ 獨立 ” ,就設想中國大陸因內部各種矛盾的壓力遲早有一天會內亂或分裂的可能性,台灣只要穩住自己的發展, “ 以拖待變 ” ,遲早有等到中共瓦解的一天,其具體主張就是 “ 維持現狀 ” ,等中共政權發生變化後再謀出路。另有一類聰明人持另外一種說法是,兩岸在 “ 維持現狀 ” 之下各自發展,到了大陸達到 “ 民主、自由、均富 ” 的生活水準之後,統一就成了水到渠成的自然結果,真正可 “ 和平統一 ” ,然而,若以 “ 民主、自由、均富 ” 為標準,連台灣都未必及格。諷刺的是,這些聰明人以世俗所謂的統派居多 ( 其實是假統派 ) ,而且是統派中的反共派居多,這些人在蔣經國時代多是 “ 獨台派 ” ( 以中華民國之名行獨立之實,寄望以台灣海峽為邗溝與中共隔海分治 ) ,與 “ 台獨派 ” 有異曲同工之處,說穿了也是為了自己的政權,大權拿不到,拿個小權,與中共隔海分治,做個小朝廷的權貴也不錯啊!畢竟,這是個富貴小朝廷,油水多多。由這派人士在李登輝時期位居重要職位卻不敢跳出來反對李登輝的 “ 台獨 ” 路線,反而俯首貼耳吸吮李氏賜下的蜜奶,惟其馬首是瞻,只在權位被奪下野之後才敢說出反對意見的矛盾表現,可見其一斑。人算不如天算,台灣政黨輪替了,這些人被趕出了朝廷,身處江湖,但耐候性不佳,於是漸有向統派靠攏的趨勢。不過,生活在獨派勢力或氣氛高張的 “ 小格局 ” 之中,總不好天天與當政者對著幹,想著能在每次選舉中撈些好處也差強人意,同時, 2008 勝利在望,重返朝廷指日可待,何必和自己的選票過不去,何必和未來的油水過不去?諸此,還是大喊 “ 維持現狀 ” 最不得罪人,也最符合預期中 2008 之後的利益。

  簡單地說,台灣內部無論從什麼角度的 “ 兩岸維持現狀 ” 無非是 “ 以拖待變 ” 的思維使然,談不上戰術或戰略,而是寄希望於未來的世局朝有利於台灣的方向轉變,這種純思維的寄望有點毛澤東 “ 論持久戰 ” 的味道,可惜達不到那樣的論證與戰略水平,去之甚遠。恐怕所有主張 “ 兩岸維持現狀 ” 的人都未弄清楚什麼是現狀?長期“維持現狀”的社會向量的可能結果為何?對台灣的發展究竟有利還是不利?

  究竟什麼是 “ 現狀 ” ?它具備什麼性質?

  從哲學的角度而言,世界本身是動態的,不斷地在變化,沒有一種力量可以消滅這股動態的力量,讓世界完全冰封維持不變,弔詭地說,世界上唯一不變的現實就是世界隨時在變化與流轉, “ 不變 ” 是 “ 變化與流轉 ” 的 “ 形而上之道 ” , “ 變化與流轉 ” 則是這個 “ 形而上之道 ” 的 “ 形而下之器 ” ,反映在各個人事時地物上面。當我們談兩岸之間的現狀,無論從 “ 形而上 ” 或 “ 形而下 ” 的角度立論,它都在變,無法制止。所以,從這個角度立論, “ 維持現狀 ” 是一句找不到道理立足點的空話。

  我們從實際生活的角度看,人類社會的主體是所有個人集合而成的人類整體,每個個人都是獨特的,與他人有或多或少的差異的,加之,人類的生命是有限的,是故,若是每天都有生命的到來與離去,那就是說這個組合每天在變。一個主體每天在變的社會要主張其能維持不變,恐怕與社會的事實不符。其次,人類的文化不斷在積累沉澱,每一次的積累與沉澱都會對人類產生新的影響,起到對過去的種種辨證的作用,如何能讓它回到辨證前的狀態或不讓它再辨證呢?顯然這不是人力辦得到的,也不曾見過神力這麼做。所以,從這個角度立論, “ 維持現狀 ” 是不符合人類生活現實的空想,換言之,是自欺或自我麻醉的錯誤意識。若是一個社會都無法 “ 維持現狀 ” ,那麼,兩個社會要 “ 維持現狀 ” 就更不可能了。兩個無法維持現狀的社會之間,要維持雙方關係 “ 實質 ” 不變,恐怕不是輕易可以做到的,更別談是兩個政治上敵對的社會之間,為了彼此競爭,肯定要做出很多傷害對方或準備傷害對方的動作,要在其間 “ 維持現狀 ” 恐怕是癡人說夢。如果只以表面的 “ 形式 ” 為變與不變的判斷標準,豈不是刻舟求劍?絕大的蠢事一件。

  從兩岸的關係而言,分裂肇因於國共內戰,而今國民黨在台灣已淪為在野黨多年,共產黨已經朝資本主義的大道奮勇邁進,就從這麼簡單的事實就可看出,海峽兩岸年年在變,月月在變,天天在變,要 “ 維持現狀 ” 如何維持?我所謂之 “ 現狀 ” 與彼所謂之 “ 現狀 ” 是否為一物?誰說了的 “ 現狀 ” 算 “ 現狀 ” ?美國人不也有他們的看法嗎?

  再者,人類社會是不斷發展的已如前言,談 “ 現狀 ” 而不投射到 “ 未來 ” 恐怕不是負責任的做法,是連一個正常人最起碼的靈魂都不具備的低等行為。就算仍然執迷於 “ 維持兩岸現狀 ” 的虛妄而無悔,也應該先睜睜眼看看 “ 兩岸現狀 ” 如何吧!而且要問一問,面對如此之現狀,繼續 “ 維持現狀 ” 對台灣有什麼好處?還是對特定的台灣人有好處?

  不論抱持何種政治立場,討論兩岸關係時,必然牽涉到國家主權的概念,無法單純從台灣內部的角度立論,必須首先考量國際公法與國際政治的理論及現實。無論私人感情上能否接受,兩岸事實與現實的格局就是: 一個國家,兩地人民 。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 “ 中華民國 ” ,而是 “ 中國 ” 。由於自一九四九年以來,在同一個時空中,找不到依國際法定義下的 “ 兩個中國 ” 或 “ 一中一台 ” 主權並存的案例。是故, “ 一個中國 ” 既是連上帝也無法改變的事實,又是國際政治的現實,就算台灣未來終究要走向 “ 獨立 ” ,現階段也必須認清這個事實,接受這個事實的存在。否認它或違背它,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的,隨著大陸全面發展的蒸蒸日上,突飛猛進,這種代價對台灣而言只會越來越慘痛。 “ 一個中國 ” 在本質上是 “ 事實 ” 不是 “ 原則 ” 。

  目前兩岸的基本面包括三個方面:大陸、台灣與國際。國際主要是圍繞美日兩國的因素。

  1. 大陸自從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的實力與日俱增,至今已累積了大量的外匯,本身已發展成產業聚落完整的 “ 世界製造中心 ” 與 “ 外資投入第一的國家 ” ,此為任何國家在可預見之將來無法取代的地位,同時亦成了世界除美國之外最大的單一國家市場,當地消耗的各種生產材料、完成品與能源已經可影響世界材料、完成品與能源的行情。這種趨勢的進程與範圍還在加速加強與擴大之中。迄今所累積的外匯存底已朝兆元美金邁進。由美國知名媒體 CNN 的評論即可見其一斑:

China 's financial leverage is multiplied by the fact that the oil it is buying is strengthening its economy (from making umbrellas and shoes to running biotech labs and computer centers), and in turn, leading China to buy not just oil, but other products from other countries.

Hence, there is a great deal of excitement in South America, Africa and Asia about new China trade pacts. And U.S. threats to trade less with even non-oil producing countries also has less impact than it did even three or four years ago

Indeed, gas guzzling SUVs and high home heating bills in the U.S. along with China 's increasing consumption of oil are at least partially altering the negotiating stage for critical international issues from nuclear proliferation to democratic reform.

CNN Web 2005.03.17 Politics

  2. 大陸的政治實力已漸為世界多極之一,就連超強的美國至今還是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不敢在此議題上稍存昔日克林頓與小布什政府初期的僥倖心理。甚至,強迫陳水扁多次表態不再進行任何含有台獨色彩或內涵的發言與活動。

  3. 大陸的軍事力量近年迭有佳作,潛艇數量逾百、航空母艦已在建造之中、潛艇突破第一島鏈、潛艇垂直發射洲際導彈成功、長程導彈已增至數十枚、航天載人成功、自主研發預警機順利試飛、自製新型戰機已開始量產、自製武裝直昇機配備精良、自製巡弋導彈精準度已在數米之內、對台導彈數已近千枚、除導彈之外亦有可直擊台灣的傳統火砲、導彈抵台速度自發射起不過數分鐘、已具備攻擊航空母艦的武器、在俄羅斯協助下海空軍實力已大幅提升、已掌握空中加油技術、 …… ,凡此種種不可勝數。就憑那幾百顆導彈與長程傳統火砲就可在二三十分鐘之內癱瘓台灣,何況一旦放手一搏。

  4. 台灣在世界成名之資為物美價廉的代工業務,目前絕大多數的台灣企業已將製造中心移往大陸,也越來越依賴大陸的內銷市場,每年從大陸賺取約兩百億美金的外匯順差。沒有大陸基地,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將一落千丈,缺少大陸市場,台灣將成為入超國 ? 經濟頓時出現逆向反轉。被別人控制住生命線的人如何與控制者對抗?

  5. 台灣的國際政治力量薄弱,主要依賴美國,次則日本,然而,從歷史上看,美國與日本都不是可信賴的依靠。就島內政治而言,台灣雖然偏 “ 獨 ” 的人佔多數,但從 “ 獨 ” 到統的各方意見分歧頗大,沒有一股勢力可以從內部完全主導台灣對大陸的關係。以一個分裂而弱勢的台灣對抗統一且強大的大陸,雖三尺之童亦知廟算難勝。

  6. 至於台灣的武備,無法自主開發,武器系統落後,人員訓練不足,軍紀渙散,戰鬥力慘不忍睹證諸多次準備周詳有意炫耀的軍事演習。台灣一旦與大陸發生軍事鬥爭,最大的罩門就是不禁打。邱太三在與丁庭宇辯論公投時已承認台灣落一顆砲彈都受不了。若真有戰事,屆時,台灣必然金融秩序大亂,民生物資供需失調,國際航線一票難求,民心浮盪惶恐,社會秩序大亂。試問,假使大陸主觀認為和平統一無望,豈會束手視息令事態隨波逐流而不起戰端?一旦戰事發生這種情景豈是危言聳聽?屆時,需時多久方至於此?李傑口中的 “ 一週 ” 有何根據與保證?

  7. 雖然美日安保條約將台海情勢納入 “ 週邊事態 ” ,似乎台灣可獲得更強有力的保障,但這是否會更加刺激中共,令其心生警惕,容易傾向提早判斷 “ 和平統一 ” 已不可能而須採取 “ 非和平方式 ” ?一旦以 “ 非和平方式 ” 出手時,為保萬無一失,會立即盡全力痛下重手,台灣是不是反而會承受更大的傷害?畢竟,大陸若不保留,要癱瘓台灣只是幾分鐘的事,美日從何營救?

  8. 就目前國際大環境而言,對中共頗為不利,美國在中東不斷取得進展,敘利亞與伊朗的問題有可能在兩三年內得到相當程度的解決,以巴和談也在合理的樂觀期盼之中。一旦美國在中東取得全面勝利,目前檯面上所剩的問題就是朝鮮了。表面上,朝鮮問題美方需要中方的協助,其實,在中東問題解決了的前提下美方可能先甩開北韓,直接以 “ 民主 ” 與 “ 自由 ” 的號召將箭頭指向中國大陸。這將會給中共在內政與外交上造成極大的困擾,也會讓 “ 和平統一 ” 更遙遠,此時中共可能會覺得需要轉移國際視線且保證國內同仇敵愾之心,而採取軍事冒進,台灣的處境也會轉瞬陷入危險。

  9. “ 中華民國 ” 、 “ 維持現狀 ” 、 “ 一個中國 ” 等概念自李登輝訪美與 “ 兩國論 ” 的出現之後,到陳水扁的 “ 一邊一國 ” 以至於今日,內在涵義與邏輯已發生變化,相信中共亦了然於胸,心照不宣。事實上,這些概念已經不再具備清晰穩定的內容了,對兩岸的互動會產生不利且不易計算的風險,特別值得一提的是 “ 維持現狀 ” 。美方與中共都說要 “ 維持現狀 ” ,但是今日的現狀已經不是原先的現狀了,難道中共不知道嗎?肯定心知肚明,只是動手的時機未到。在過去兩蔣時代的 “ 中國問題是內政問題 ” 與 “ 九二共識 ” 的前提下, “ 維持現狀 ” 是一條對雙方最佳的選擇,可擱置爭議,雙邊同時自主發展。然而, “ 兩國論 ” 以後,繼之以否認 “ 九二共識 ” 與高唱 “ 一邊一國 ” 的論調,已令原本就有問題的 “ 維持現狀 ” 的基礎變得更加薄弱,甚至已經不存在了。嚴格地說,在此前提下, “ 維持現狀 ” 就是 “ 台獨 ” ,相信大家心知肚明,中共只是暫不戳穿以免立即陷入出兵的壓力。若是有朝一日,中共主觀認為動手的條件成熟了,豈會繼續接受今日之 “ 維持現狀 ” ?由其一再呼籲台灣當局重回 “ 九二共識 ” 的基礎可見端倪。當然,歷史是無法回頭的, “ 九二共識 ” 已被破壞,就難以再當共識。就算台灣當局願意再回到 “ 九二共識 ” 的基礎,台灣與大陸雙方必須再經過一段確認 “ 九二共識 ” 的談判過程,結果是以新的共識取代 “ 九二共識 ” 。 “ 九二共識 ” 終究已經退場了,無法再起。

  10. 由許多媒體上的討論與民調可做合理的推斷,台灣所謂的主流民意是明顯偏獨,但大多數民眾懼怕戰爭,所以一些民調的答案常出現矛盾的現象。對此合理的解釋是,絕大多數的民眾對國際政治的概念、國際局勢與台灣的處境不具備理解的能力,僅以一己的情緒與崇拜之政治人物煽動性的呼喊相激盪,典型的社會群眾心理,而政治人物的呼喊沒有一個負責任的,當然不排除許多政治人物也不懂或懂卻不說真話的可能性。加之,台灣的民意在相當程度之內可被政治系統操作,自兩蔣時代以來這種操作已成了執政者的慣性與本能,昔日對此嚴厲批評的民進黨上台後,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失去政權的國民黨內部何嘗不是還在延續這種傳統?所以,台灣對兩岸局勢以及彼我實力的整體判斷與實際的狀況之間是存在嚴重的誤差的,這種嚴重的誤差只會加深兩岸的危機,逐漸推台灣於險地甚至死地而無法復生。然而,只要政治人物有心,台灣的民意是可以引導的,昔日可為盲目之統,今日可為盲目之獨,他日未嘗不可為有智慧之合。時間與歷史的脈動會站在走這條有智慧之路的台灣政治人物的這邊,他們的前途一定是短空、中多、長紅,若可以簡單清晰的道理向民眾說明立場,教育民眾,短也未必空。畢竟,這是一塊佔據兩岸主向量的處女地,市場潛力大不可言。

  11. 大陸與台灣在發展力道與現實實力上明顯屬於兩個差異滿大的量級,想要維持兩岸的軍力平衡無非三種可能:限制大陸的軍備、加速提升台灣的武備、美國提供安全的保護傘。這三種沒有一種在現實的基礎上可行,最終的結果就是,台灣要想與大陸達到一定的軍事均衡狀態,必然要付出經濟上的代價,而且還無法保障真有均衡。若台灣想倚賴美日安保,可能遭受攻擊的機率與強度更大。簡言之,軍事對抗已非台灣力所能及。

  12. 大陸的 《 反分裂國家法 》 是明確地由 “ 一個中國的原則 ” 進入了 “ 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原則 ” ,這是有國際風險的,雖此,大陸還是決定立法,這媮籈t的訊息就是他們主觀上已做好準備,並有把握克服風險。 《 反分裂國家法 》 一旦運作,將成為一張套在台灣上的天羅地網,在台灣未回到 “ 一個中國的原則 ” 前,它只會越收越小,不會越放越大。

  綜合前列事實與分析,台灣對大陸的倚賴越來越深,雙方各方面實力的差距越來越有利於對方,不但 “ 台獨 ” 已不可能,就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 維持現狀 ” 都越來越不能持續,目前兩岸的形勢實為外弛內張,風險頗大。面對一個甩不掉而且越來越依賴他的對象,台灣看來只有迎上前去,想辦法與他做某種程度的統合,甚至走進他的肚子堙A成立生命共同體,攻其所不能救,協助改變他的體質。在此過程中,台灣應發揮高度的策略、談判與執行的技巧,為台灣在此生命共同體中爭取到一席重要而特殊的地位。

  其實,台灣過去與現在都是有很好的機會的,只怕再錯過,日後就難說了。中共自 1989 年 “ 六四 ” 之後,經濟的開放程度與強度不斷加深,政治的控制亦然,呈現了一幅極不協調的圖像,遲早有天會達到臨界點,迫使政治要與經濟同方向發展。如果中共在接近該臨界點時台灣依舊游離在外,肯定中共當局一定會先拿台灣開刀,藉以穩定內部情勢,拿下台灣之後再徐圖政治改革,在這種情況之下,台灣冀望獲得一席重要而特殊的地位恐怕為時已晚。若是台灣現在就勇於面對當前的情勢,積極處理,走進他的肚子堙A直接協助催化大陸的和平演變,日後所獲的政治與經濟的利益必然無可限量,焉知三、四十年後,全中國的國家領導人不會由台籍人士出任?

  總之,從客觀的形勢來看,回到 “ 一個中國 ” 的框架中,台灣政治人物的舞台會迅速擴大且升級,台灣人民的民生經濟利益可大幅提升,台灣現在用於武備與 “ 外交 ” 上的大批浪費資源將可直接投入台灣的基礎建設,最終的受益者還是台灣人民。聖人不能生時,惟時至而不失之。現狀永遠在變, “ 維持現狀 ” 根本是一句空話,一個烏托邦,一個自欺欺人的大謊言,更是一個強令台灣人民自宮的枷鎖。 “ 維持現狀 ” 只會讓大陸不斷地快速展,而同時,台灣不斷地自殘萎縮。哪位政治人物再主張 “ 維持現狀 ” 就是台灣的罪人,真正出賣台灣的人。

  現今情勢,台獨支持者以不符合歷史事實與國際政治現實的片面主張,一廂情願地、強詞奪理地製造台灣 “ 獨立 ” 的理論,不斷高唱 “ 台灣主體性 ” ,意圖改變兩岸 “ 現狀 ” 。泛藍人士則因理論素養不足,膽氣空乏,戰略眼光欠缺,面對 “ 台灣主體性 ” 的叫囂時,不知如何應對,勉強以他們的領袖幫兇之下弄得殘破不堪的 “ 中華民國憲法 ” 支應,始終受人議題牽引,居被動地位,不回應亦輸,回應亦輸。哀哉,可憐。我們看看歐洲各小國,不因為歐洲統合而失其主體性,反而因歐盟的舞台令其本國特色有更大的伸展空間。再看看大陸各省或美國各州,不因為隸屬於一個大國家中央政府不同程度的管轄而失去其特色或重要性。若是一味地主張被誤解或濫用的 “ 主體性 ” 而使自己不斷地被邊緣化,令自己的特色無地伸展與發揮,請問這是具備了 “ 主體性 ” 還是喪失了 “ 主體性 ” ?這麼一來,所謂的台灣的 “ 本土化 ” 是加強了還是削弱了?有智者自斷。

  總的來說, “ 維持現狀 ” 根本是一項脫離現實的空泛主張,其預期結果無法帶領台灣到一個更美好的處境,反而會讓台灣不斷地喪失活力、競爭力與發展空間。請問,我們若堅持繼續 “ 維持現狀 ” 有何意義?

  時至今日,面對不斷變化的世界局勢與兩岸實力的消長,若是台灣方面還以高掛 “ 中華民國 ” 的招牌就是 “ 維持現狀 ” ,以 “ 維持現狀 ” 為台灣未來之最佳選擇,那麼,不禁要啟人疑竇,究竟這些主張 “ 維持現狀 ” 的政治人物心堨揪漲p意算盤為何?還是真不具備認知時勢的能力?還是阿 Q 精神作祟?無論是那一種情況,這些主張 “ 維持現狀 ” 的台灣政治人物都不具備身處今日職位的素質,都有愧於支持者的託付,都是台灣的一級罪人,也是中華民族的頭等罪人。

  這種人倒是實質的美國狗腿子,處處唱和美國的兩岸維持現狀之議,幫助美國人兩頭玩中國人,兩面詐財取利,所維護的其實是美國的國家利益,由美國務卿近日的發言可見其端:

  ( 中央社記者林芥佑華盛頓二十五日專電 ) 美國國務卿賴斯今天在華府智庫演說時指出,美國對台政策是基於 “ 一個中國、三個公報 ” ,也依據 “ 台灣關係法協助台灣自我防衛的承諾 ” ,賴斯強調,她一向都告訴中國 “ 這些是一整套的包裹政策、不能區隔切割 ” 。

  賴斯強調,這整套政策的意涵,就是美國期望兩岸任何一方 ── 台灣或中國 ── 都有責任不涉入任何可能導致現狀不穩定或者改變現狀的行動。 (2006.10.25)

 海峽兩岸或全球之有識之中國人若 “ 真是 ” 想要為 “ 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 盡份心力,應即刻奮起力斥 “ 兩岸維持現狀 ” 之說。

 

 

 
 
 
     
澳門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All Rights Reserved by macaoppn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