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華僑華人促進中國和平統一大會 2006( 中國澳門 )

“ 一國?制 ” ── 穩定與創新 ( 香港之經驗 )

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梁愛詩

 
 

     

  謝謝大會論壇給予我一個機會發言, 和大家一起分享過去九年多的一些經驗,從而說明 “ 一國?制 ” 既維持了原有制度不變,確保繁榮穩定 ,同時也給予了特區充份的發展和創新的契機。

  《基本法》闡述了 “ 一國?制 ” 的概念 ,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實行?種制度 : 即在內地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和在香港、澳門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這個概念是考慮到歷史的發展 : 社會主義在港、澳兩地從未實行過,相反的,自開埠以來,港、澳兩地都一直在實行資本主義制度。 自新中國成立以後,曾經有過一段時期,內地與外間的隔膜,造成港、澳兩地的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往外求。 在這樣長期的分離之下,海峽?岸四地社會有很大的差異。如果國家?一,引至到這些地區的各種制度連根拔起,恐怕居民不容易接受,也恐怕對他們會造成莫大的損害。本?中華民族相互包容的特性,國家?定讓資本主義和原有的各種制度繼續在港、澳兩地實施, 其目的在於保證平穩過渡,維護居民的利益,使不因?一而受到任何的損害。 原有制度不變,是穩定港、澳兩地社會的最佳保證。 我們希望將來台灣也可以按 “ 一國?制 ” 的原則繼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和其他的原有制度 ,使它也能繼續繁榮穩定。

  常常有朋友問:五十年不變,那? 2047 年香港是否會大變? 五十年不變的意思,不等於香港的時鐘停頓在 1997 年7月 1 日,所有的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狀況都不能改變;這是不可能的。在這個訊息萬變的世界,不變的是具體制度和大原則,以及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內涵仍然是要變的:香港必須 符合社會的發展,與時俱進,否則必然會被淘汰。 50 年是一個很長的時期,在這個期間裡,?岸四地的社會都會繼續發展,距離也互相拉近。 到了 2047 年,國家必然會考慮到港、澳、台同胞們的利益,來決定是否 有 需要改變現行的方針政策。 “ 一國?制 ” ,不但讓港、澳 兩地 維持原有制度不變,它還容許?岸四地有更多創新和合作的機會: 以香港而言,讓我舉出以下的例子 :

  (1) 政治制度 : 1840 年,英國強佔香港,藉?清政府腐敗無能之下,迫使它先後簽署了三個不平等條約,對香港實行了 156 年的殖民地?治。 1997 年 7 月 1 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了對香港行使主權。 主權的回歸是個基本上的改變 : 從殖民地管治到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政府。 這對香港來說,是一個創新。 從前香港被管治,立法局只是港督的一個諮詢機構; 法官由英女皇委任, 而現在的立法會擁有真正的立法權 ,法官必須經一個本地的獨立委員會來推薦、再由行政長官來任命 。 行政長官 、行政會議成員 、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 、和 80% 立法會議員 ,都是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任,真真正正的由港人當家作主。 回歸以來,我們舉行了?次行政長官的選舉、三屆立法會的選舉、?次區議會的選舉和?次人大代表的選舉 . 雖然 2005 年的政改方案沒有得到通過,但每次選舉都增添了民主成份,政制發展朝?最終達至普選的目標邁進。 選舉?潔有序,文明和自由,是我們值得驕傲的事。 比起英國政府從許多殖民地撤退時引起的政治混亂和暴力衝突,香港回歸,既順利過渡,且社會穩定,還創造了港人治港的新局面。 回歸九年半,雖然爭拗時有發生,但是社會仍然維持安定,並容許政制繼續往前發展。

  (2) 經濟制度 : 在過去多年,香港雖然屢受金融風暴、經濟轉型、房地產價格下滑、泡沫經濟爆破、失業率高企等等的打擊,連年財政赤字,最近這?三年,我們已成功滅赤,反虧為盈。如果沒有國家的強勁?濟作後盾和政策上的支持,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在香港最困難的日子裡,中央伸出援手,批准自由行訪港簽證,並就?地更緊密經貿關係合作作出安排 (CEPA) ,使經濟回復到穩定的局面。 在同一國家內,通常所有稅率和貿易限制都是?一的, 只有在 “ 一國?制 ” 下,一個國家有 4 個單獨的關稅地區,有四個 WTO 的成員 : 即內地、香港、澳門和台灣。 在一個區域經濟體裡不同的關稅區可以作出互惠的協議,因此香港和澳門從而得益於這個安排。 按 CEPA 的規定, 1000 多種商品可以免稅地從香港進口入內地, 27 個服務行業,也可以進入內地市場,獲得比 WTO 更優惠的待遇。 CEPA 也帶動內地的商貿,使內地企業更容易走向世界,拓展市?。

  (3) 法律制度 : 由於歷史的緣故,一國之內有四種不同的法律制度 。 內地實施社會主義法律制度,較近歐洲大陸法或民法系?,香港實施普通法制度,?者有共同處和差異。 在香港實行的法律為 《基本法》 以及原有法律 , 即普通法、衡平法、?例、附屬立法、習慣法和特區立法會制定的法律 。特區立法會制定的任 何 法律,均不得同 《基本法》 有抵觸

  《基本法》 的制定,目的在規定特區實行的制度,以保障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實施 。因此 《基本法》 是憲制性法律,關乎香港的根本結構,它與所有的憲法一樣,講求穩定性及可預見性,為了照顧社會急速發展的需要, 《基本法》 不能寫得太細,具體化的規定,要靠一般法例去補充。因此 《基本法》 是骨幹,而法例是血和肉。法例可以按社會的發展而修改,但不能脫離 《基本法》 的框架。

  《基本法》 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法律,是全國性法律,它的用辭和解 釋 與我們所熟識者有不同。例如 《基本法》 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按普通法的字面解釋, “2007 年以後 ” 不包括 2007 年,而按內地的法律解釋,應包含本年,即包括 2007 年 ,因此解釋 《基本法》 ,不能只看普通法。按普通法,涉及另一司法管轄區的法律時,我們仍要聽取該區的法律專家的意見。因此,完全排斥內地的法律,難以掌握 《基本法》 條文的意義,另一方面,普通法也是在香港實施的法律,司法界習慣以此為審判基礎。因此, 《基本法》 是內地與香港法律制度的交謝I,司法界在 ?施普通法的同時, 要正確地解釋 《基本法》 ,必須對立法目的和原意,及內地法律解釋的原則有所理解。為此,人大常委會保留了最終的法律解釋權,以確保 《基本法》 的正確實施 。除此以外,特區法院被賦與獨立的司法管轄權和終審權,使香港的法制繼續得以發展,人大常委會和內地法院,絕對不會干預特區個別案件的審判。

  普通法被描述為 “ 有生命的法律 ” ,意思是它能隨社會的變化而發展。 1997 年 7 月 1 日 ,香港掀起了新的憲制序幕, 《基本法》 的實施,就像一棵有生命的樹木,需要我們給予適當的土壤和灌溉,才可以茁壯成長。回歸以來人大常委會對 《基本法》 的條文作出過三次解釋,而法院也對四十多條 《基本法》 作出 70 多項解釋,使我們更了解 《基本法》 。?個不同法律制度的磨合,是香港法律制度上的了突破,也証明 “ 一國?制 ” 的包容性,使香港原有的法律制度,可持續發展。

  《基本法》 的落實,並非一片坦途。凡是新的事物,必然有它的挑戰性。回歸差不多 10 年,我們已有了穩固的根基,我們不應再掛心 “50 年不變 ” ,並且應該開始向前邁進,勤奮務實,探索創新,迎接全球經濟一體化帶來的機遇與衝擊,充份利用 “ 一國?制 ” 的 優勢,創建未來,團結?岸四地的同胞,發揮中國文明固有特色,致力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上的發展,為國家的昌盛富?,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中國的和平?一而作出貢?。

 

請參考本人在 2002 年悉尼大會及 2003 年莫斯科大會以 “ ‘ 一國?制 ' 的成功實踐 ” 及 “ ‘ 一國?制 ' - 和平 ?一之道 ” 為題的發言稿。

見《香港基本法》第六十六條。

見《香港基本法》第八十八條。

見《香港基本法》第四十四條。

見《香港基本法》第五十五條。

見《香港基本法》第九十條。

見《香港基本法》第六十七條。

見本人在中國區際法律問題研討會以“香港特區與內地、澳門、台灣的司 法互助狀?和發展 ” 為題的發言稿 ( 4.9.05 )

見《香港基本法》第八條和第十八條。

見《香港基本法》第十一條。

見《香港基本法》序言。

見 2004 年 4 月 6 日 人大常委會對該?條文作出的法律解釋。

見上述 “ ‘ 一國兩制 ' 的成功實施 - 香港經驗 ” 及拙作 “ 認識國家體制 認識基本法 ”( 22.4.06 )


 
 
 
     
澳門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All Rights Reserved by macaoppnr